欢迎您!
主页 > 498888王中王 > 正文
脑内小说俱乐部(十) 长篇科幻连载
日期:2019-08-20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阅读警告,本章节存在超自然力量,导致作者写完一半,电脑就坏了。然后,又换了电脑从头重写了一遍……如果阅读后出现电子产品损坏体重忽然增加等奇异效应,作者不负担任何连带责任……

  *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康尽欢 未来局签约科幻作家。代表作品《亲爱的,冰灯再也不会融化了》等。资深媒体人,历年来为《时尚芭莎》《新周刊》《GQ》等刊物撰文超百万字,有多部出版著作。

  你相信你脑海中记得的事情都是真实的吗?你确定你自己现在是清醒的,还是在做梦吗?

  如果不是被方大卷和燕如雪绑在了椅子上,成不然现在就想试试舔一下自己的手肘,来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他不是没有梦到过被绑在椅子上,但是,那些梦里绑他的人可都是穿着彩色皮衣和高跟鞋的。

  成不然也不是第一次真被人绑了,出来混,生意圈里总是会有恩怨的,不是你坑了别人,就是别人坑了你,或者你们联手坑了别人,到最后,总是会有人想算账的。

  成不然是个很懂得进退的人,他觉得现在还是实话实说比较好,因为,他觉得当初金先生跟他说的话,也不全是实话,才引出了这个有点控制不住的麻烦。

  “我实话跟你们说,我也是上当了。这件事,真的不是我策划的,我是被骗的,被裹挟进来,是这个造梦人金先生主动找上了我,可能是因为他以前也卖过梦,只是卖的不够成功,好像是和我推销过他的梦,但是,我并没有收,也许,当时还嘲讽过他吧……

  我跟你们说啊,你们别看这个行业里面都把金丝雀和挖掘者当英雄,我们寻梦松猪才是支撑骑这个产业的垫脚石啊。你们至少都知道你们面对的是什么,挖掘者知道自己一定是要面对一个噩梦,金丝雀的安全概率更高。你们体不体谅我们松猪的境遇啊?我们每天都是像玩俄罗斯轮盘赌一样,完全不知道自己要遇到一个什么样的梦境。

  你们是看梦,我们是看人,我们甚至要通过一个人的表面,猜测他的梦境的安全系数。我对金先生是有过数据分析的,他是一个虔诚的写作爱好者,热爱写小说,希望用自己的故事去感动世界,改变人们的心灵,然而,理想主义者总是看不清现实,也看不清自己,他根本没有发觉,他没有那个天赋。他就算每天坚持写了五千字,熟悉各种文学技法,遵守好莱坞编剧规则,但是他的故事的核心里面总是缺少某种触动感,你知道他讲了什么故事,能猜测到他想说什么,但是,就是难以感动。

  人啊,要认命。你可以把写作当爱好,音乐当爱好,但是,因为你的爱好是创作,就觉得自己是个创作者,是很容易悲剧的。

  所以,金先生写了三部小说,创作了十几个梦境,但是,小说滞销,梦境也只能在街头范围的野梦生意里面传播,他很不得志。

  但是,他没有认为是老天爷不赏这碗饭给他,他觉得还是因为自己储备的知识不够多,于是,他就去做了“脑内信息植入服务”,据他自己说,市面上所有已知的小说和故事,从心灵鸡汤到厚黑传说,从经典名著到坊间小道消息,他的脑子里面全部都有,他相信那句奇怪的谚语——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然而,他创作出来的故事和梦境依然很无聊,虽然多了许多人们没有听说过的梗,但是,距离他自己期待的目标还很远。

  然而,他真的没有成功。而且,脑内信息植入服务的副作用也很快呈现出来了……要知道,那个技术原本就是个鸡肋技术。能做这种服务的脑内信息辅助行会的商人,和我们梦境贩卖联合行会一样统属于脑内信息娱乐行会,他们的业界标准我有所了解,是每个月不能在同一个人脑内植入超过三十万字节的信息,也就是一本长篇小说的容量。这个植入量是比较安全的植入信息量的底线,是用之前很多人的命来验证出来的行业标准。

  这种植入速度,比自己看书还慢。但是,胜在记忆牢固,植入进去的知识点几乎不会被遗忘,所以,只有考生和考生家长才想要这种服务。各种专业技术人才都不敢用这种服务,因为这种植入的信息是“知道”而不是“掌握”,就算你把《母猪的产后护理》整本书都记住了,你也没法直接去实践,因为,手不随心。

  但是,金先生显然是有朝闻道的决心,也有黑心商人真的敢给他做了这样的手术。

  所以,他开始被他的脑内的超载的信息吞噬了,我还记得那天下午,他和黄医生来找我的时候的情景……”

  成不然坐在椅子上开始和方大卷两人描述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得越多,他的内心越是开始游移,他甚至有种时光恍惚的感觉。

  他知道自己还被绑在404医院的病房里,但是,他似乎又闻到了红马车香水的味道,对于黄医师这样过了三十五岁的女人来说,这种香水的味道其实有点太甜了。然而,黄医生就是喜欢这种甜味,好像青春能在这甜腻的味道里面残喘,仿佛自己披上一层味道,就能欺骗时间。

  成不然和黄医生是在一场饭局上认识的,就是那种地下的小商小贩彼此交换信息和机会的饭局,这样的饭局,每一夜都有几十场,在不同等级的酒店,酒吧,咖啡馆,ktv里行进,交替时间开局,最勤奋的小商人会往返在几个局之间收集消息。

  黄医生其实根本没有行医执照,她只有一个心理咨询师的二级证,然后靠着在自媒体上混,混成了个小有名气的健康专家,开始私下接一些帮人牵线搭桥求医问药,给人找偏方的活儿。

  成不然从来都对这种小钱没兴趣,但是黄医生一直找他聊天,说有一天,她要开发出梦境疗法。成不然当然知道,这种梦境疗法很多大公司都在投巨额资金开发,却毫无结果。

  “不然啊,咱们两个就是有缘分,前两天刚一起喝茶,今天就又能见面了,我跟你讲啊,金先生是个大才子,这一次,他要做个超级大梦啊,肯定畅销,我首先就想到了你,这可是能在卖梦行业扬名立万的机会,你要把握啊。”黄医生边说着,边用手轻轻拍了拍成不然的手臂。

  “金先生……咱们好像是见过吧?您的梦境作品,我有看过。”成不然把该说的都说了,然后认真打量金先生。

  金先生的样子很奇怪,虽然他带着浅色墨镜,但是依然能透过镜片感觉到,他的双眼的焦点完全没有了,他的目光甚至是一片虚空。

  “成老板,我不瞒您,我做了超大量的脑内信息植入,最初我以为我能挺住,但是,我慢慢发觉,我开始失去了真实感,我不清楚我到底是清醒的还是在做梦,我开始混淆我创作出来的故事和我的真实记忆,我到底是一个一直认真读书的普普通通的信息管理员,还是一个曾经家破人亡有着冒险传奇的隐居特工……我的理智告诉我一件事,我的内心就有另一个声音告诉我别相信。”金先生说话的时候,索性闭上了眼睛,那样看起来,反而比较真诚。

  成不然当然明白金先生在说什么,然后,他就马上明白了,金先生来找他,不是要卖梦。恐怕,是想让自己在做梦境采集的时候,帮他抹去脑内多余的信息。这在技术上是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行性的,各种脑内信息操作设备,都有同时抹去脑内信息的技术能力,但是,没有定向性,没有可控性,只是能大致在物理上定位抹去某一个体积单位内的脑细胞存储的信息。既不能定向删除特定记忆,也不能定向植入特定的信息要求。

  这是好事,如果人类真的掌握了完全可控的洗脑技术,那么,独裁者就可以成为永生者了,可以强行制造可控的部下和人民,甚至可以把自己的大脑信息无限次地复制传递下去。

  黄医生嫣然一笑,“成老板,你是聪明人,你能猜出金先生到底想要什么。我原本是建议他直接帮他找个做信息植入的人来做信息抹除,但是,他不同意。因为他要做的,真的不仅仅是自己脑内信息的清理,而是要把那些经过了他的大脑一定处理后,依然顽固残留的信息碎片,组合成一个超巨大的梦。成老板,你应该知道,一个普通的梦的信息容量是多少,虽然不是信息越多就一定是好梦,但是,好梦往往是信息量巨大的。就像长篇小说总是比短篇小说有看头啊,有无尽的空间可以让你在里面迷路。”

  “迷路?”成不然有点心动了,他明白了金先生的意思,虽然,在创作上来说,这种信息量过于巨大的小说或者电影,往往会成为邪典作品,不会成为主流畅销作品,但是,邪典爱好者,可都是肯花高于市场价的价钱来购物的……

  “你怎么敢保证,你脑内的那些信息碎片就一定能构成一个有趣的梦。如果这个方法可行,我找个搞信息植入的合作,弄条狗,拼命植入信息,再拷贝到梦境芯片里,我就能量产畅销梦了。”成不然不是在嘲讽,而是在认真推敲一个生意模式的可行性。

  “不,成老板,你也是做梦境生意的人,你应该知道梦境本身的机制,是信息碎片在不同的主观情绪和心理模式下的组合。虽然,有点吹牛的感觉。但是,我觉得现在的我,因为被无数的信息填满,近乎有种降神的效果……我不是那个写小说的金先生,我也不是我想象的那个金先生,在这里和你说话的金先生,本身就是个在存在与不存在的交界点上的偶然产物,如果你现在对我进行脑内梦境采集,你会得到一个有着非常虚无和镜面效应的梦境,在那个梦境里,每个人不是在经历梦境,而是在进行自我重新塑造。我相信,即使再有一个人和我做了一样的超容量信息植入手术,也不会采集出和我同样效果的梦境。”金先生闭着眼睛,成不然却好像感觉到一种鼓动的目光在注视着他自己。

  成不然知道,摩尔定律早已被打破,现在一片普通的梦境芯片的信息搭载量就是一个正常人脑的信息容量的两倍,可写入型梦境芯片更是达到人脑信息容量的二十倍。因为梦境本身的信息是可以无穷扩展的,在配合梦境体验仪器使用的时候,临时溢出的信息可以借用梦境体验仪器的信息载体搭载,但是,从安全性的角度来说,还是让所有信息在芯片内部运行,对于梦游者的人格意识保护来说,才比较安全。

  做梦境采集的时候的梦境芯片母盘,更是有百倍脑容量型号可选,虽然平时用五倍容量型号就够用。

  成不然咬不准的是,这个金先生的这段说辞,很有自吹自擂的嫌疑,是个文艺青年就敢说自己能创造出伟大的作品,然而,许多人做出来的东西就是垃圾啊。

  “成老板,你也知道,我见过很多寻梦松猪,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吗?而且,不惜通过中间人的人脉找到你。”

  黄医生跟着助攻,“你也应该知道,我虽然爱钱,但是更想出名,我能答应他来帮忙找你,并不仅仅是因为钱啊。”

  黄医生说“我试着看过他的梦境了,我差点陷进去出不来……幸好,我只是用的普通梦境观测体验仪,就像看催眠电影一样,我相信,他的梦境会成为一个传奇,所以,我才愿意加入这件事,不妨,我先把我的条件说出来,你就能确认这件事是不是值得冒险了。你来负责采集金先生的梦境,在采集的同时,用剪切还是抹除,什么技术方式你自己想办法,来保证,这个采集出来的梦境,会成为孤本。让金先生以后都不能再造出同样的梦境。这个梦境母盘,分成两份,你一份,我一份。等这个梦境出名了,你我各自找地下市场出售,我相信,我以后都可以靠这个梦境的母盘当养老金了。”

  “像你这种被忽悠的投资人,我见多了。既然是卖货,我要验货,我亲自看过了,我才能决定,是只买这个梦,还是买梦的同时,也帮着他把脑内信息清理做了。但是,我要预先警告你,脑内信息清理是没有定向性的,很可能是这个梦境调动的所有脑内活动区域的信息都被采集后抹除……弄不好,你会产生记忆缺失甚至人格缺陷的……你可能会变成神经病的。如果你真的变成了神经病,你的梦境就不能拿到市场上出售了。”成不然预先警告金先生,他希望能就此叫停这出“可能的伟大作品”的闹剧。

  “我上一次睡觉做梦,是三天前,就是为了说服黄医生。我这几天一直在用清醒剂保持自己不要睡着,我甚至担心,我自己会迷失在自己的梦境里。虽然,我根本不知道我醒着和睡着有什么差别。你看到我现在坐在你面前,闭着眼睛,然而,我自己却在看着很多你看不到的存在物在行动,在和我说话。那个不可言说其名的存在在几天前对我说,去找到那个叫做成不然的寻梦松猪,他会帮你找到让你的梦境变成现实的人。”

  成不然回忆到了这些的时候,忽然有点恍惚,自己真的听到金先生说了这些话吗?那天下午,打动自己的,到底是自己亲历了金先生的梦境,还是因为金先生说得那些奇奇怪怪的预言?

  如果一个人通读了所有的克苏鲁神话小说,就能在脑海中复制出克苏鲁的世界吗?

  “我当时被他们说动了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我觉得这个高容量的梦境,确实有很好的商业性。”被绑在404医院的成不然认真对方大卷说,“首先,这个芯片的信息碎片容量和情绪碎片容量的比例是二十五比七,比普通梦境的总信息碎片容量高出三倍。按照金先生所说,有百分之十的概率会在遇到特定的某些性格的人时,触发噩梦效应,也就是说,这个梦大体是安全的,又有猎奇性,一旦开始传播,会是很好的地下商品。买这个梦的人,都是有猎奇心理的人,有些人甚至只是炫耀性的购买,觉得自己有了这个梦境,就算是进过这个梦境了,再出去和人吹牛B的时候,就有谈资了。也就是说,在我原本的预计下,这个梦就算在地下和街头卖了一万个高品质容量的版本,最多,也就是能有五百人触发噩梦,这五百个触发噩梦的人真的出不来的,恐怕也就一百多人。你们也看过行会年检,每年的梦境高玩玩家的遇险人数是在十万人次左右,这一百人其实微不足道。至于那些低品质的观看版本,卖个一百万张都没问题,也不会伤害到谁。但是,赚的钱足够让我们成为亿万富翁啊!”

  他隐约记得,金先生的梦想,可不仅仅是让这个梦成为黑色传奇,能让成不然和黄医生赚到钱。

  “你真的是边采集梦境边抹去了他的脑内信息存储?然后,他正常清醒过来了,还是直接成了植物人?”燕如雪追问。

  “他真的是当时正常清醒过来了,而且很轻松的样子,就像刚睡一样!”成不然对这件事是很肯定的,“我尽量控制了梦境采集的安全范围,我设定的信息同步抹除和延伸抹除的范围,都控制在海马区,我尽量不损伤他的感情区域和其他脑区域,我还是希望他能够去除一些不必要的伟大的知识,变成一个比较正常的不得志的文学青年的。至于他为什么会进植物人病房,我觉得真的不是我给他做梦境采集的信息同步抹除导致的。”

  做梦境采集的那个下午,成不然租了很好的设备,自己在前一晚没有暴饮暴食没有喝酒,泡热水浴,做身体按摩,就好像一个虔诚的信徒一样做好一切仪式性的准备,就是为了第二天上机操作的时候,能保持最佳的精力状态,控制好这一次梦境采集。

  同样的,金先生也从前一晚开始停止服用清醒剂,大量喝白开水和运动饮料,吃黄油面包喝可乐,确保体内激素的平衡与大脑糖分的供应。他也要准备用大脑最活跃的状态……不不,应该说是大脑机能最佳状态进入梦境,调动更强的脑内清理能力,去规整信息碎片和情绪碎片。

  在开始梦境采集后,成不然很关心的检测和调控信息数据的采集量和抹除量,他认真记录了金先生的脑波活动区域,他忽然觉得金先生其实并没有什么情绪,他在他自己的梦境里面,似乎缺少恐惧感,虽然有很多情绪碎片,其中也包括有恐惧波动的情绪碎片,但是对梦中的意识主体来说,没有什么可畏惧的,整个梦境的信息量很大,但是情绪波动很低。

  全部信息采集存储后,确实是普通梦境的五倍的容量,但是也没有到达一个人的常规大脑容量的百分之一。

  只不过,同步牵扯抹除的信息量倒是很大,占海马区已经使用的信息区域的十分之三。

  成不然想,也许这次信息抹除,不足以让这个可怜的家伙从信息过载效应中完全脱离出来,但是,至少可以让他减少许多幻觉吧?

  梦境采集结束,成不然看着屏幕上的数据指示,金先生的脑波比他做梦前更加平稳,又过了十几分钟,金先生醒了过来。

  成不然有预料到这个结果,所有,事先先让金先生录了一段视频,来告诉苏醒的自己,自己是谁,大概经历了什么。成不然把视频展示给金先生看,金先生看了一遍,视频只有五分钟就说完了那些关键要点和嘱咐。

  然后,金先生扭头问成不然“你给我看这个能说明什么,随便找个人来说他是我,我就能相信吗?”

  成不然这才意识到,金先生连自己都不认识了?难道,人对自我的认知也是在海马区里存储的?

  成不然懒得跟金先生解释,扭头对黄医生说,“赶紧把他带走,我还要做后期处理,进行梦境数据稳定等工作,你想办法和他说清楚吧。”

  黄医生也是一脸苦笑,“好,扫尾的事儿我来做,你先复制张母盘给我,我就走。”

  方大卷听到这里,忍不住打断了成不然,“所以说,还有一个人手上有这个梦境的原始母盘,你这样做可就不合江湖规矩了。你以后会被俱乐部客户封杀的。”

  燕如雪打断了方大卷,“生意上的事交给行会的执行委员会去判断,现在得到的关键信息是,进行了梦境采集同步抹除的人,人格会丢失。我觉得,当时,醒来的那个人,已经算不上是和你最初做交易的金先生了。他的人格已经因为缺失,暂时重构了。”

  “人格没那么神圣,你喝酒的时候,你谈恋爱的时候,你都和平时的自己一样吗?人格说穿了还是信息构成的,当一个人的记忆不断减少,他是会变的,只不过界限很模糊罢了。毕竟,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自己,而别人对你的改变,没有什么质疑的权力。”

  “我也是这样觉得的,他先是大脑超载,本身可能就形成了某些脑损伤,进行信息抹除,也是他自己愿意的,我预告了危险性给他了,所以,我对他最终竟然变成了植物人这件事,并没有什么连带责任。我只是想说,这个梦境的产生的最初本源,是没有恶意的,只是有点贪财。这个梦境变得失控的关键,还是你们说的那个第一个陷落在,而且第二个陷落的男孩,也是进入的女孩使用过的梦境芯片的复制版本,是那个女孩触发了那个梦境的噩梦机制。如果你们不信,那一块原版的芯片,我愿意再次进入梦境,只要我能全头全尾的出来,就说明我贩卖的产品本身没问题,你们看如何?”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16668开奖现场网站